跪着走

我要是爬墙就拍醒我





BTS


小狐狸是最乖的崽


要什么皇权富贵




老子很糊绝不be


不授权任何渠道,如有搬运二传你就死掉了

热烈庆祝我老婆木木夕老师 @Twinkle木木夕 生日快乐,新的一岁要更加漂亮,学业有成赶紧麻溜考到北京来,头发也要越来越多💁🏻‍♀️

但是

没有生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浪漫肆意1003】Soulmate

-用力过猛的8k玛丽苏双向暗恋

 

-见过起床困难户叫早吗?

 

-祝福步入大学的朋友们收获梦幻般的校园爱情

 

 

 

 

 

 

 

//

 

“你所苦苦寻觅等待的是什么?”

 

“大概是一个对的灵魂”。

 

 

 

 

 

 

01

 

 

“你是?”

 

毕雯珺打开门,首先看到的是大包小包的行李,然后才是几乎被箱子淹没的陌生人。

 

“我是来租房子的,昨天有给你留言!”

 

 

 

 

家里有矿的好处就是小孩到外地上学家里干脆在学校边上买套房子。或许是觉得太大了空旷,明明有的房间用不上还得定期打扫,毕雯珺自个儿住了没几天就张罗起了找室友。

 

他自认为开出的要求十分不合理,其中包括入住期间不得交女朋友不得在晚上十点以后回家不得发出正常说话声以外噪音每天早上必须早起.....这又是毕雯珺的私心了,万年冰山不与臭男人同居,况且他喜静,室友最好是个能闭麦的。

 

 

【只租有缘人】

 

而在一堆已经很苛刻的租房条件下,还藏着这么一行实力劝退的小字,说白了他就是面试室友的。招室友这种事情确实讲究脸缘,但毕雯珺的面试就没有通过的,甚至是秒刷。被他白菜价房租吸引的人很多,但三年了还是单身公寓就是因为这一句:

 

“不好意思,只租有缘人,您不是我要找的那位。”

 

没有哪个来看房的不骂他矫情然后愤愤离去,毕雯珺也犟,一眼过去不感兴趣的就不租。久而久之他也习惯了,不租就不租吧一个人没什么不好。朋友们笑话他注孤生,找个室友都这么事儿,对象可怎么找?

 

对此毕雯珺也有自己的见解,可惜他说了一通灵魂啊默契啊结果被嘲笑的更厉害了,加上几年来拒绝了不少追求者,也不知道怎么就传成了他是个性冷淡。

 

 

 

以至于后来租房APP他都懒得登录,所以毕雯珺现场掏出手机费劲巴拉想起账号密码登陆上去才看到孤零零躺在留言区的一句:

 

【好便宜啊!兄弟麻烦帮我留房,明天咱们就签合同吧!】

 

 

 

 

 

“来看房把行李都带来了?”

 

“对呀对呀,不是说了嘛直接来签合同的。”

 

毕雯珺沉默了一下,见人大包小包热的耳尖子都是红的,想想还是让他先进来再说,主动帮着搬起行李。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而且我的要求比较多你看仔细了吗,给你自由活动的只有一个房间,确定不要再考虑一下?”

 

“哎呀不考虑了,我叫李希侃,没钱没地方住,房东爸爸收下我吧。”

 

毕雯珺寻思这话听起来怪怪的。

 

 

 

“进来坐吧,要喝什么,咖啡果汁柠檬茶?”

 

屋里空调不断,毕雯珺帮李希侃把脱下来的外套挂好,意外的发现李希侃其实很小只,明明刚才oversized膨胀的像个小巨人,现在缩在他家沙发上扯着T恤领子扇风的根本是个排骨精。

 

 

 

“可乐有吗!”

 

“有,不过是冰的。”

 

“冰的好啊!可乐不冰怎么喝!”

 

毕雯珺听了这话不自觉的勾起嘴角,挺有意思,或许和他做室友可以相处的不错。

 

 

 

“你是新生?你刚刚说你没地方住?A大的学生怎么连宿舍都没有?”

 

毕雯珺说着帮他起开可乐递了过去,李希侃闻言小脸一下子垮了下来:

 

“可别提了,小爷人生中第一次经历集体宿舍生活就受到强烈的冲击。我室友太过分了,他彻夜和女朋友电话粥就算了,还把人带到宿舍来,昨天我回去就看到我床上有双丝袜,当时我就崩溃了,一看到你的招租信息就光速收拾东西退宿逃出来。”

 

李希侃说着把可乐往茶几上一噔,上前抓住毕雯珺的一只手,顶着他满面诧异态度无比诚恳:

 

“房东爸爸,我看您要求恋爱禁止想必也是性情中人,您放心我绝对不找女朋友,我还会洗衣做饭打扫卫生,拜托您收留我!”

 

毕雯珺被李希侃可怜巴巴的小眼神盯的浑身舒爽,鬼使神差的想到了他头像上那只小狐狸——李希侃的眼睛,真的像只小狐狸。毕雯珺抬手拍了拍他握着自己的那双小肉爪子,怎样都没法拒绝:

 

“先试住一段时间吧。”

 

 

 

 

 

实际上相处了一段日子,毕雯珺对这个室友是十二般的满意的,乖巧听话,休息的时候会做饭,还主动打扫卫生,从不违反租房条约。论有个特别有眼力见儿的室友是什么体验?大概是有一次毕雯珺戴着眼罩耳塞没听见闹铃,李希侃被吵醒了顺便进来叫醒他避免了迟到惨案。后来也不知道他从哪弄来了自己的课表,有早课的时候都会主动来喊人起床。

 

额外叫早服务完成的十分完美深得毕心——李希侃轻手轻脚的摸进屋摘下自己的眼罩耳塞,拉开窗帘趴在床边上摇摇他,细声细语的说房东爸爸起床啦迟到啦早饭做好啦,叫不醒就一直在耳边碎碎念直到他彻底清醒,乖的像只小宠物。

 

 

不过某次执行叫早的时候闹出了一点小小的尴尬,毕雯珺熬夜写论文,完事后睡得死沉,被弄醒的瞬间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倒是先一步动作了,一把抓住了李希侃的手腕死死钳着,直到李希侃疼的哼出声他才猛然清醒过来撒开手。

 

 

“你,你没事吧?”

 

毕雯珺挺尴尬,哑着嗓子,烦躁的抓了抓乱蓬蓬的头发,也不知道有没有把人吓着。

 

 

“没事,还好你不是曹操。”

 

李希侃不着痕迹的拉了下衣袖藏住被掐红的手腕,心想这人起床气还挺大,难怪没对象,以后叫床得小心点伺候。

 

 

除了这个小小的插曲,一个多月来两人几乎再没出过什么问题,一直都相安无事,李希侃也正式签了租房合同,成了毕雯珺家的租客。

 

 

 

 

 

 

 

平淡的合租生活并不算丰富多彩,虽说是同学但并不在一个院系也不是同年级,到底李希侃对他这个学长还有几分敬畏。两个宅除了上课就是睡觉,偶尔打两把游戏就是最剧烈的运动了。

 

 

这个周末两人都无事,自然不用早早起来。毕雯珺享受了一个难得的自然醒,起床洗漱完已经快十点多了。出了卧室门意外的发现李希侃居然团在沙发上睡着,手机掉在地毯上,电视安静的停止在电影结束的画面,毕雯珺甚至可以想到他熬夜看电影打瞌睡的样子。

 

窗帘缝隙漏进来的光线打在李希侃脸上,哼唧着翻了个面接着睡,睡衣撩起来露出半截纤细的腰。毕雯珺望着他的睡姿漫无边际的想着,这个沙发买的时候有这么大吗?怎么李希侃缩成一团躺在上面几乎没占多少地方......

 

 

 

 

言情小说中常见的桥段,某一瞬间的心动,当初待他与旁人有别的好感,或是更多未曾发觉的喜爱经过酿造和发酵,于此时此刻一尘埃落定。

 

很难描述毕雯珺看到眼前景象的心情,众生皆爱美,而心中陡然漏了一拍使他再也难以回避自己对李希侃的好感。第一反应是想将人抱起来,抱回房间里好让他睡得舒服点,可是刚要伸出手时又迟疑了。

 

新发现的情绪扰的他心烦,一向冷静的毕雯珺难得的产生出苦恼,正如拧得死紧的螺丝开始松动,摇摇晃晃的最为犹豫彷徨。他哪里想到当初无心的一句诚招有缘人成了真,漫长的等待悄无声息的就来到了丰收时刻。

 

难以接受不是讨厌,恐怕是太喜欢了,一旦直面感情,再看沙发上毫不知情睡得正香的李希侃,除了可爱,更多的是于心有愧。

 

 

 

这可怎么办才好,会不会吓到小朋友。

 

最后毕雯珺握紧的拳头放下了,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抱来被子给李希侃盖好。

 

这是很恶劣的行为,他出于私心要把李希侃包裹在自己的气味里,弥补不能抱住他的遗憾。但是看到李希侃无意识的将被子抱紧,舒服的像只小动物一样发出餍足的呼噜声,毕雯珺又没法告诉自己要理智了。

 

 

于是他伸手刮了刮李希侃的下巴,拇指轻按在他的嘴唇上假装那里有一个吻——

 

 

 

李希侃,你是我要等的人吗。

 

 

 

 

 

 

“嗯......”

 

李希侃梦见自己被只大猫按在地上舔,弄得他好痒,嘟着嘴哼哼唧唧的醒来,一睁眼就看见毕雯珺正蹲在他面前瞅着他笑。

 

“哎西!学长你干嘛!”

 

李希侃吓得一个激灵瞪大了眼睛,这才发现自己睡在客厅沙发上,身上还多了床被子。

 

“这,这个,我,我怎么...”

 

李希侃刚醒还有点迷瞪搞不清状况,下意识的翻了个身要起来却忘了这是沙发不是床,眼看着就要和地板亲密接触。毕雯珺眼疾手快捞住了人,将李希侃推回被子里一卷,抱起来扛在肩上把人弄回了房间里。

 

“不听话,以后不准熬夜,睡客厅小心着凉肚子疼。”

 

 

 

李希侃被丢在了自己床上,脑子里一片懵逼,怎么回事,毕雯珺刚才干什么了,我昨天干什么了...仔细一想好像是自己蹭盒子看电影不小心睡着了,没关灯也没关电视,李希侃福至心灵,一个鲤鱼打挺从被子堆里滚出来土下座:

 

“房东爸爸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浪费电的,拜托您原谅我不要赶我走!”

 

毕雯珺差点没能绷住酝酿好的笑容,嘴角抽搐了几下硬是咽下了粗口:

 

”我,我c...算了,这次就放过你...”

 

脑瓜疼,追狐狸从未开始就感受到了莫大的困难。

 

 

 

 

 

 

 

02

 

 

李希侃不知道毕雯珺最近在发什么神经,先是不许自己喊他学长,说是显得生疏。然后不由分说免了自己的房租,吓得他还以为自己要被扫地出门急得就差抱着人大腿哭求。现在每天早上的叫醒服务也升级到困难模式,怎么叫都不肯好好起床,非得逼着李希侃抛去对房东爸爸的尊重蹦上床隔着被子一通锤才能换来毕雯珺的睁眼,有的时候还会被人按进被子里把弄好的发型揉的一团糟。

 

“毕雯珺!你还能不能放过我这颗头了?!”

 

这个时候毕雯珺满脸困惑的从卫生间里探出脑袋,上下打量一番然后视线停在某处:

 

 

“什么头?大早上的你还想要我揉你哪个头?”

 

李希侃 : ......

 

 

 

 

“啊对了,学长你晚上有空吗?”

 

出门前李希侃突然叫住了毕雯珺,正愁于如何和他拉近关系的毕雯珺立刻收回已经踏出门外的一只脚,尽管因为这一句听起来像是邀约的问话心里已经在敲锣打鼓,面上还是强行控制住了:

 

“有,什么事?”

 

“嗯,就是,那个......”

 

“说。”

 

“哎,这不是你不收房租了,我实在觉得在这儿白住不太好...我可以请你吃饭吗?”

 

 

毕雯珺到是没想到李希侃居然是这样想的,原本免房租是为了哄他高兴,却不想成了负担,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学长!我这个人真的很怕占人便宜的!你就让我请吧不然我会觉得很罪恶!”

 

李希侃只当他不愿意,越发着急起来。他不是傻子,学区房有多贵他在这儿便宜租个屋子已经是沾了光,现在叫他白吃白住是怎样都不好意思的。毕雯珺被他一番恳求本来是要答应的,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这么好的机会,不得好好利用一下?

 

 

“不必了,怎么能让你一个新生请客,你实在要感谢我周末就亲自下厨吧。”

 

 

听到这样的答复李希侃才轻松了些,他哪里知道毕雯珺打的什么盘算:

 

“好的好的,老毕谢谢你!咖喱饭吃吗我特别会做咖喱牛腩!”

 

“听你的。”

 

 

“还有,免你房租自有我的理由,你不要有压力,以后也可以一直住的。”

 

看到李希侃一脸茫然地点头,毕雯珺有一种撸到狐狸的快感,这才心满意足的出门了。

 

 

 

 

 

 

 

 

 

 

范丞丞觉得自己发小最近精神状况确实很有问题,知名冰山校草毕雯珺居然对着教学楼楼下的流浪猫露出诡异的笑容,然后从小卖部买来火腿肠扒了皮一整根扔给猫,周围同学们纷纷围观,范丞丞看的胆战心惊。

 

“哥,您生活有什么不如意的就跟哥们说行吗?咱们别自暴自弃有病还是要治的...”

 

 

毕雯珺瞬间收敛了表情恢复了往日清清冷冷的模样,然后接下来的话又给了范丞丞当头一棒:

 

“我在学习如何拉进和对象的关系,你不要打扰我,一边凉快去。”

 

 

到不是他瞎说,毕雯珺想要试着去了解李希侃,无奈两人实在没什么交集就只能从他的朋友圈入手。好在李希侃是个喜欢记录生活的,今天在学校喂了流浪猫,今天吃了什么好吃的,这些都会拍照发一下,也算是给毕雯珺提供了一些素材。比如他现在喂的这只,就是在打卡李希侃朋友圈里的同款。

 

 

 

 

“你哪来的对象?!老实交代!”

 

震惊过后接受现实后范丞丞立刻逼着毕雯珺把嫂子供出来,而令他万万没想到嫂子这事儿八字还没一撇,压根就是毕雯珺自己做梦呢!

 

“哥你有毒吧?对象这种称呼是你想叫就叫的吗?别坏了人家妹子名声好吧?”

 

 

毕雯珺瞥了范丞丞一眼,勾起嘴角笑容意味深长:

 

“他早晚是我的,还有,谁告诉你他是女的了?”

 

 

范丞丞肃然起敬:

 

“牛逼啊珺哥,我们一直猜你禁欲成这样是不是性冷淡,原来你是真gay。”

 

 

 

毕雯珺不置可否,他也说不上是自己本来就喜欢男孩还是只喜欢李希侃这一个同性,但这不重要,现在要紧的是怎么才能把人追到手。

 

“今天星期几?”

 

“周五啊。”

 

“你自己吃饭去吧,我要去二校区一趟。”

 

毕雯珺突然想到了什么,撂下一句话匆匆走了,留下范丞丞和费劲啃火腿肠的肥猫大眼瞪小眼。

 

 

 

 

帅哥的出现总是引人注目的,更何况他就站在食堂大门口像个风景画一动不动,更加让人奇怪。不过毕雯珺现在的脸色糟透了,如果顺着他的视线追过去,就会看到热热闹闹的一桌人,其中有个茶色头发的男孩笑的眼睛都没了,和身边的人搂着肩膀说笑。

 

毕雯珺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醋意,他就是觉得李希侃肩膀上搭着的那只手很碍眼。李希侃笑得那么开心,叽叽喳喳说话的样子是他在家里从来没见过的。占有欲作祟,他知道李希侃话多,在家有时也会和他吐槽各种,可他就是看不得在别人前的也是这样的活泼样子。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招人喜欢。

 

 

 

 

“老毕?你怎么来了!”

 

毕雯珺还在独自胡思乱想中,倒是李希侃一回头看到了不远处的他,离开饭桌朝他一路小跑来。

 

“你吃过饭了吗,站着干什么呀?”

 

毕雯珺下意识摇头,李希侃便不由分说拉着他要往自己那桌走。原本是很正常的肢体接触,源于内心的不安就在李希侃手握来的那一刻平静了。这算是牵手吗?算吧,还是他主动的,毕雯珺很幼稚的做着攀比,刚刚还在嫉妒别人可以搭他的肩,等到感受到他的体温时一下子又觉得满足。

 

 

 

李希侃的朋友们中倒是有毕雯珺的熟人,黄新淳看到他也是很诧异,再看了一眼李希侃拽着他的手腕走来瞬间露出了一个我很懂”的表情,低头和黄明昊耳语几句,在小孩惊讶的要叫出声时及时捂住了他的嘴。

 

“祖宗!快憋回去!咱们部的经费申请还得靠老毕点头呢!”

 

 

 

于是黄明昊很乖巧的闭了嘴,把挨着李希侃的位置让了出来,自己坐到一边去了。

 

毕雯珺才不理会他们的小动作,旁边李希侃正兴致勃勃的给他安利食堂菜单,掏出校园卡要请他吃饭,毕雯珺被他一提这才想起来意,竟忘了周围还有那么多人就脱口而出:

 

“你现在请吃饭那晚上回家还给我做咖喱吗?”

 

 

四周瞬间一片寂静。

 

几秒钟之后其他人很有默契的纷纷起身有的说要上课有的说约了图书馆,端着盘子作鸟兽散,黄新淳临走时回头意味深长的朝毕雯珺用口型比了句“牛逼”。

 

 

李希侃绝望的捂住脸,完了,全完了。

 

 

 

毕雯珺慌得一批,他确实不是故意要在李希侃的朋友们面前提这茬,好在这时候两人的微信都震了起来,各自低头刷手机才勉强化解了尴尬。

 

李希侃点开手机,黄明昊的消息刷屏一样炸了出来:

 

 

“李希侃!你居然和学长同居了!还是大四的!!”

 

“不对!你什么时候背着我找的男朋友!”

 

“我都没吃过你做的饭!重色轻友!”

 

“啊啊啊啊我不甘心!!我们温州的希望居然被理院的老男人拱了!!!”

 

 

而毕雯珺收到的的消息就很言简意赅:

 

“畜生!学弟都不放过!请我吃饭!”

 

 

 

两人各怀心事的回了消息,到底是李希侃先沉不住气开口了:

 

“那个,老毕,你到底来干嘛呀?”

 

“我下午没课。”

 

“所以?”

 

 

所以?所以什么呢?说想看看你了,所以来找你?毕雯珺懊恼自己的冲动,此时连一个合适的借口都找不到,

 

“家里冰箱空了。”

 

“哈?”

 

“周末不是要做饭?所以要不要去超市,买点菜,可乐,柠檬茶,还有咖喱。”

 

 

毕雯珺是一本正经的扯犊子,李希侃受不了他这样认真的盯着自己看,扭过了头脸上烧的厉害。他刚刚看到黄明昊的消息慌乱的回了句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回过神来对上毕雯珺那张犯规的脸才意识到自己心脏跳得厉害。

 

 

怎么会这样,室友要和我一块逛超市,脸红什么,做饭而已!回报房东爸爸的收留之恩!

 

李希侃抬起爪子拍拍自己的脸降温,装出无事发生的样子:

 

 

“那我下课就去找你。”

 

 

 

 

 

 

 

 

 

 

03

 

 

【拉倒吧,我才不信你俩没一腿,你盯学长那眼神都要淌出蜜了。】

 

 

李希侃压根心思听课,那些不敢公之于众的秘密,羞于说出口的心事,黄明昊最后一条短信戳在他窗户纸上。原本只藏着毕雯珺对他的一点好暗自窃喜,可旁人不知缘由点破却是给他公开处刑一般,沉重得他要喘不过气。

 

 

毕雯珺

 

毕雯珺,毕雯珺,毕雯珺

 

 

从什么时候起,被这个名字占据了全部生活呢?

 

新生入学时看学生会主席发言就被这的学长吸引,辗转弄到了联系方式又不敢去加,硬是在网上搜到了几年前的租房信息。抱着拼一次的心态没想到成功的拉近距离,却没想到贪心超出想象,甚至借着叫早的由头踏进他的私人空间,自欺欺人般的营造出一点暧昧。

 

 

没脸见他。从来没觉得一节课时间会过的如此之快,李希侃万般不情愿也只得垂头丧气的跟在毕雯珺身后,以至于逛超市的时候都心不在焉,毕雯珺拿什么问他都是嗯嗯好,可以行,要要要。

 

 

 

“希侃,如果你还在为中午的事情困扰,我向你道歉。”

 

毕雯珺停下脚步,一个下午的时间他都在后悔为什么自己会冲动,全然毁掉了温水煮狐狸的计划,李希侃这个样子也很明显是受到了影响。

 

 

“啊?啊!没事没事,我没关系的,我只是在想要买什么......”

 

李希侃吓得一激灵,不敢直面毕雯珺背对着他,也不管货架上的零食是不是喜欢的就往购物车里扒拉。

 

 

“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随口一提,不要多心。”

 

 

原来没有别的意思啊,也不是特别期待,是顺路而已,只是顺路。李希侃闷闷的“嗯”了一声算是回应,接下来那些琳琅满目的商品也没心思去挑选了。

 

 

一路无言

 

 

 

 

 

 

 

/

 

“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还手推车。”

 

李希侃点了点头,蹲在台阶下舔着刚刚买的甜筒,购物袋搁在地上,本来只是要买些必需品,结果乱七八糟的买了一大袋零食,而且毕雯珺还抢着付了钱,一不小心又欠他的了。

 

 

 

“李希侃同学?”

 

 

有人叫他。李希侃抬头看见有几个人朝他走来,不认识但见过,是同学吗?

 

“你是?”

 

 

“太巧了,居然在这里遇见,真是缘分。”为首的男生在他面前站定,“可能你不认识我,但我希望以后我们可以更加熟悉。”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可以做我男朋友吗?”

 

突如其来的表白,惊得李希侃差点把手里的甜筒丢出去,他慌忙站起身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不是没被表白过,从军训开始女生有男生也有,本来只要拒绝就好了,随便什么理由打发掉,可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哪壶不开提哪壶。

 

 

李希侃还在为自己的暗恋发愁,看着跟前这个很难不拿他和毕雯珺作比较,心里烦躁就愈发觉得这男的可憎,

 

“抱歉,我不能答应你。”

 

“为什么?”

 

 

“因为我有男朋友了。”

 

“是在敷衍我吗?我有观察你,从来没见过你和固定的人一起上课,连吃饭都没有一起...”

 

 

“那又管你什么事?”

 

“那你的男朋友是谁?至少告诉我名字再让我死心吧?”

 

 

李希侃一哽,糟糕,刚刚编谎的时候满脑子想着毕雯珺,竟然代入他的脸意淫了男朋友。于是第一反应是四下寻找安全感,一回头便看见快步向自己走来的毕雯珺。

 

不知从何而起的信心,就是看到他,李希侃就想赌一把,赌上此前积累的全部,赌毕雯珺会不会帮自己,更是想给自己一个机会。

 

“是他啊。”李希侃望着他说。

 

 

 

 

 

 

 

 

 

 

 

“是我。”

 

 

毕雯珺把购物车送过去转过身来的时候,恰好看见李希侃被人围住的场面。本以为是被人欺负了,跑近两步才听清楚这几人居然是来告白的。毕雯珺怒极反笑,好啊,自己养了这么久都没等到时机成熟,这几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子竟敢抢在他前头。

 

 

【我有男朋友了】

 

他听见李希侃这样说。尽管知道李希侃实在扯谎敷衍人,但还是不由自主的去酸那个所谓的“男朋友”,既然李希侃有男朋友,那为什么这个名额不是属于他的?

 

 

 

“李希侃的男朋友是我。”

 

“希侃,过来,到我这来。”

 

他站在台阶上停下脚步,朝着李希侃伸出手,示意他接受这个拥抱。

 

 

“这么多人看着呢,快来亲一下。”

 

李希侃愣愣的盯着毕雯珺想确认这是不是真实发生的事件,就算是毕雯珺为了给他解围的善意谎言他也接受。可偏偏慌乱中四目相接,他眼中的认真多的盛不下,要溢出来,毫不掩饰的关切和喜爱就写在上面撞进眼中,叫他心安。

 

以前他读不懂的,亦或是他刻意忽略的,毕雯珺都不许他再回避。

 

心结都烟消云散了,从这一瞬起灵魂都相融。

 

 

 

我不怕什么。李希侃对自己说,鼓起近乎悲壮的勇气,然后他向前一步,抬手揪住毕雯珺的衬衫领子扯向自己,仰头咬在了他的喉结上。

 

很轻的咬了一下,像当时毕雯珺用拇指代替印在他唇上的吻。

 

而后飞快地离开,也像他在很多个早晨叫醒毕雯珺之前,带着无与伦比的虔诚偷偷抚摸一下他的头发然后抽回手。

 

 

 

 

冰激凌化了,奶油黏糊糊的黏在手上,连空气里带着甜腻。李希侃甩了甩手为奶油头疼不已,毕雯珺拧了一瓶矿泉水替他冲洗,而后顺其自然的与他十指相扣牵着,旁若无人的完成这些操作后才把目光放在了已经目瞪口呆的众人身上:

 

 

“同学,一起上课一起吃食堂算不了什么,毕竟我们已经同居了。”

 

 

“现在我们要回家了,希侃着急回去给我做饭,你还有事吗?”

 

 

 

 

 

 

 

/

 

 

“学长......”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刚刚不够正式,现在只有我们了,重新来一次。”

 

 

 

毕雯珺关上门,顺势转了个圈用空着的那只手将人抵在门上,被自己堵住无法逃脱,笑吟吟的对着已经面红耳赤成红烧狐狸的李希侃吻了下去:

 

 

“李希侃,你愿意让毕雯珺成为你的男朋友吗?”

 

 

 

 

 

【end】

 

 

 

 真的很抱歉,因为我自己记错时间导致没能有足够的时间好好写,匆匆忙忙赶出来一篇流水账给大家拖后腿了,对不起

 

下午的老师是 @清酒鶴影 ,请大家多多关注tag#浪漫肆意#吖!我很烂但其他的老师都超棒的!快去看!!!

 

 

 

我真是个傻逼,我以为我联文是4号发,结果刚刚才知道是明天,死透

很好笑,但我懒得再搭理弱智,这件事我认为结束了

疑点很多,先说这个百度,我那篇文因为发布时间特殊,甚至现在看到的标题都是后来我才改成这样的,就是为了不让人看出来没有写【r18】【PWP】【车】这样的东西,你是如何在百度上只搜毕侃二字就在千万篇文里找到的。

再者,说这是转载错了,发布页面上没有一句提到这篇文是转载的,我也没有收到任何转载申请,况且我都明确表态不转载站外了,你问谁授权的?我没有过,你梦里拿到授权?

说谎成精大概就就是这样的,在我指抄袭后,第一反应是说转载的,后面才来问具体是哪一篇,你要是搬运博主,你就花时间去找找你的授权,我截图发过去没几秒就回我转错了。真的是转错了?这么迅速的反应怕是一开始就打着不会被发现的心理直接当成自己的文发的吧

再看看这道歉的态度,多么理直气壮,我不气我只想笑,我就觉得我根本不该维权,他是来恶心我的

总之,这样的道歉我不接受

浪漫肆意——缱绻朝暮

不生气了,大家开开心心看看联文呢!我去码字了!

浪漫肆意 · 缱绻朝暮:







“月是天下客,君是人间绝色”




 


给我一首歌的时间,让我带你看日升月落,寻凫雁飒沓,观江水迢迢,觅飘洋雪落,去春夏秋冬,见无尽温柔。


 




不思分秒,不远万里,把最缱绻温柔的爱意都藏在词里。






一字一句,热忱又肆意。


 




 




9.30-10.7




我们有幸邀请到十七位老师,把他们最温柔的故事一一告诉你。




  




本次联文名称——浪漫肆意




以歌曲名称为“标题名称”,各位老师将从所选歌曲的评论里选出最触动他的那句作为主题展开写作。




 


 




——————老师名单————




9.30




 @上元节祭典  《young and beautiful》




“如果打算爱一个人,你要想清楚,是否愿意为了他,放弃如上帝般自由的心灵,从此心甘情愿有了羁绊。




 




 @子曰  《雀跃》




多谢你如此精彩耀眼,做我平淡岁月里星辰。




 




10.1




 @ares. 《和你》




如果最后是和你在一起,就算晚点也没关系。




 




 @月光梨瓣  《舒伯特玫瑰》




叽叽的声音像那野玫瑰的刺,使人记起,某种诱惑,某种冲动,某种尘埃落定后,两败俱伤的惘然。”




 




10.2




 @四末玖初  《红豆》




我想跟你有以后。




 




 @在花开的地方 :《像暗杀似的绕到背后突然拥抱你》




谁救都没有用




是的没用没用没用没用




 




10.3




 @跪着走  《Soulmate》




“你所苦苦寻觅等待的是什么?”




“大概是一个对的灵魂”。




 




 @清酒鶴影  《再没这样的人》




愿你的下场爱情,是棋逢对手,是势均力敌,是长久牢固,是白首不分离。




 




10.4  




 @一只脆皮鸭  《Lalala》 




今天我头发软软的,你可不可以摸一下我的头




 




 @活在半夜  《路人》




那些雀跃的隐秘的日子,我的彷徨与沮丧,我的惬意和英雄梦想,和所有美妙与不美妙。




 




10.5




 @阿清姑娘 《无尾风》




带着爱怎甘心只做密友,私奔到尽头再温碗热酒。




 




 @#老鞋  《你是我遥望的一颗星》 




“我先睡了,你要记得替我看宇宙。”




 




10.6




 @兜里一颗糖几  《路过人间》




我本想去地狱,可是地狱打烊。便转身走去天堂,但天堂也客满。于是我路过人间,正好你房间正通亮。




 




 




 @小亮不凉  《Sunsetris》




我希望到那时候还能耐着性子去哄你。




 




10.7  




 @陆及无惘  《你我》




想和你坐在天台边缘晃着腿看着世界毁灭,高楼一栋栋崩塌,




汽车在爆炸,尖叫声震碎我们的骨头。




我开始兴奋,扣住你的手。我说这个世界要完了,你说我们也要完了,你笑着说完后揉揉我的头发准备亲我。”




 




 




 @昡曜xuanyao  《寂寞烟火》




亲爱的,总有一天你会等到一个人,给你所有的温柔缱绻,说你像浮世骄阳,愿为你错过人间万象,然后拍着你的小脑袋说,“以后我不看路人,不换爱人”。




特邀手写老师—— @一罐蜜桃汽水 






 




一首歌里,




你是少年乘风,带着明朗笑意,奔向爱人。 




你是星辰朗月,缄默温柔,是我未曾触摸到的神秘宇宙。




你是俗世烟火,是人间仙境的不染寒意,翩翩入画。




你是撑伞书生,晚风勾勒的一身冷清,无心落笔。




但无论在哪首歌里,你都是我的平生之幸,是魂牵梦绕,是独家记忆。




世间万物不过是平凡笔墨。 




独你,是我的世界里,最肆意的浪漫。




回首望浮生,时间洪流汹涌无情。




可我望向你眼中的温柔,却只争朝夕与共。


 




策划/ @阿清姑娘  @ares. 


文案/ @阿清姑娘  @我很懒的 


海报/ @兜里一颗糖几 





这都能屏蔽???

本来是中秋节要发的文

没想到猝不及防家里和学校同时有事,忙的上蹿下跳,实在来不及写了,这边把大纲放出来先给朋友们看个乐呵

实在抱歉🙏🏻🙏🏻🙏🏻

【和鱼老师聊天的时候说话真的很不注意分寸,dbq】

已开奖

——————————
大家好,我是鸽着走....跪着走🐦

今天是来抽奖哒!这半年实习特别特别忙,而且病魔一直在试图战胜我,所以几乎没有什么产出,感谢长期以来没有放弃我的观众老爷们!可能接下来的空闲时间也不会太多,但是会尽量多写一点的👍

如图所示,这是一套卡姿兰口红套盒,老毕代言的06色号💄以及一个气垫腮红和一支小样。虽然不是很值钱但毕竟是老毕的色号还是有点意义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抽奖没啥要求,就在这条lof评论里随机抽一位粉丝朋友,随便说点什么就行,大家不用刷屏,我知道我很糊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概挂个几周,开学之后天凉快了再寄,大热天的怕口红化了☀

最后,承蒙厚爱,日后也请多多关照❤

[第七场舞会 依然赴约]

这一次我如约而至

今后也会一直爱着

we are ONER

看着我宝这张天真懵懂的脸我真的充满负罪感

LOFTER娱乐主播:

侃侃来啦~有小兴趣,绽放大光彩,快来LOFTER创作你的神仙画作,给侯建英学长加油吧

【毕侃】男男都吃蚝,床床受不了




依然看图说话

甜,你的生贺,我赶上了(?)





//

好客山东,大个生蚝

纵使海边居民温州靓仔也没见过撬开有巴掌一样大的生蚝。

括弧,是李希侃的巴掌,和毕雯珺的手比起来还是要小一点的。



山东老哥范某就很慷慨:

“大姨子没见过吧哈哈哈,尽管拿去吃,喜欢就多拿点,再给你捎袋柠檬嘎!”

这要拒绝还是人吗,李希侃捧了一大个泡沫冷鲜箱,让返程小两口客客气气送回家去了。




“豆,你拿这么多生蚝回来干什么,吃得完吗?”

拿回来之后李希侃才犯了难——这玩意得吃活的,死了就不新鲜了。


“不知道,好大的,一个就吃饱了。”

他这话说的不清不楚,有歧义,毕雯珺想了想生蚝的功效,再品一品李希侃这话,感觉不太好。


“其实这一箱也不太多啦,就是壳厚,蒸两个烤两个蒜蓉两个生吃两个,剩下的摊饼怎么样?”

怎么样都是好的,毕雯珺对厨房没什么造诣,表示赞同后就转身回屋里检查计生用品存货了。





迅速大量分泌多巴胺有两个绝妙方式:吃好吃的,做深爱的。

毕侃今晚就很快乐,生蚝是上天的恩赐,海洋的馈赠,是人类饮食史上伟大的奇迹。这个生蚝它就讲究一个生字,撬开壳,挤上柠檬汁,噘嘴抻脖子一吸——爽!谁吃完不想去海上当一回于勒。

很显然两人都吃好了,吃舒服了,这么大个的生蚝少见,吃一回不太容易,在此特别鸣谢范丞。刷完锅碗两人都瘫在沙发上消化,有一搭没一搭聊着:


“老毕,我想以后每个星期都吃一次生蚝。”

“不,你不想,你现在吃的是顶级的吃爽了,路边摊上十块钱三个的你看都不要看。”

“对吼...”





吃蚝有助床上运动这个确实是有科学道理的,壮阳生精刻不容缓,性趣爱好说来就来,李希侃也才洗了个澡的工夫,毕雯珺就在外头坐立不安了。


“小侃!好了没有?”

“干嘛?!催什么!尿急去次卧厕所!”

倒不是尿急,鸡儿梆硬,想屁股想的着急。



于是李希侃裹着浴巾出来就被扛起来扔上床了。

“毕雯珺!你这个,叫...唔!借蚝发情!”

“有你在,我什么时候不发情?”

“不要,不要,哥哥!老公!!不要!!!”



......





“姨子,生蚝怎么样,还要吗?”

“吃,给我多装点。”

【end】